2009年2月23日 星期一

引發車廂殺人動機的十種人 - 下



視覺篇第一名:一直盯著你看的人

如果你觀察過台灣人搭車的樣子,大概不難發現,把搭車單純當成移動的手段的人非常多。講白話文,意思就是:搭車那段時間不會再拿來利用、做些什麼事了,也因此大部分時間是無聊、令人發悶、認為搭車等同於浪費時間的一種形式。其中有一部份人將觀察他人視為消磨時間的方式,因此如果不幸身上長了角,或者多了一條尾巴,他就會直質地盯著你看,彷彿上車之前才剛剛報名金氏世界記錄的不眨眼睛大賽,生怕一旦轉過頭,你身上的尾巴或頭上的角會突然不見或不小心沒看到你羽化成飛禽的過程。本人曾經試過以兇狠的眼神瞪回去,但這種人神奇的地方就是:無法閱讀他人生氣、不奈、抗議的表達,反倒覺得你「有意思極了!」如果眼睛可以發射飛彈,我一定毫不考慮地轟了他。

 

視覺篇第二名:睡到流口水的人

曾經有一個極為難忘的經驗:坐在身旁的人一落座之後馬上入定,開始到異次元去旅行,也許正夢到參加食神廚藝大賽什麼的,並且佩服得五體投地吧!腦袋瓜子越來越低不說,嘴巴接著微微張開,發出乎呼聲,想必在夢中正在大聲叫好,但對應在現實世界中的反應是:開始有一串晶瑩剔透的黏液從口中滑了出來,到了他的胸前,然後到了肚腩上,然後居然漫過皮帶到了腰子,眼看就要繼續到大腿去了,也許夢裡面剛好頒了獎、轉移了注意力,那人就在此刻醒來了,然後裝作沒人發現的趕快以手遮掩那一串水痕,吪……,又繼續在(覺得)沒人注意的時候趕快用手抹去那些H2O爬過的地方,然後在褲管一抹,噢……。你會當下希望自己剛從眼科診所點了散瞳劑出來,又或者剛剛沒有費神觀察並參與那些黏液爬過不同織物的過程。其實遇到這種事的時候,與其殺了對方,你會比較想殺死自己,因為殺了對方的同時可能會有分享他的唾液的機會……

 

全方位篇第一名:跑來跑去的小孩

跟搭飛機一樣,如果可以用各種方式不跟小孩同座,那簡直是上天給的最大恩惠。我並不是討厭小孩的人,但是我極度痛恨不在公共場合管教好自己孩子的父母,彷彿只是享受了高潮的快感,卻不對事後生產的附加品負責一樣。飛機起降的時候最討厭有小孩在那邊哭鬧、尖叫,搭貼在地面上的交通工具的時候最討厭有小孩在走道上跑來跑去,然後他們(父母認為的)可愛小手就會不小心勾到你的頭髮;可愛的小腳會不小心踩到你放在地上的物品,甚至還有不小心會像你飛撲過來的機會,這些父母不知道是瞎了?還是聾了?還是怎樣?任憑這些小動物在公共空間裡干擾著其他乘客,搞得需要安靜休息的我經常想抓住這些父母的頭髮(如果還有的話)往窗戶撞上去,或將整家子從車門踢下車去。當然從來沒有人這麼做過,頂多頂多就是腳會「不小心」在這些野蠻動物快要跑過來的時候伸了出去,然後讓他撲個狗吃屎,然後趕快說:唉呦~摔著啦?希望沒有受傷才好。誰說小孩是天使?沒有被管教過的小孩是世界上最恐怖的生物,連同將他們生產製造出來的父母應該通通送回去地獄。

 

全方位篇第二名:一直動來動去的人/睡到你身上來的人

搭車的時候,最討厭跟不認識的人有身體上的接觸。有些人在搭車的時候會突然受到毛毛蟲附身,明明坐在平坦的座椅上,但總會讓鄰座的人誤以為他是坐在萬蟲蠕動的蟲坑上,大概兩秒就會改變一個姿勢,更有效果的是嘴裡會附帶發出一陣重重的吐氣聲,好似要將那身軀轉變個姿勢需要用上千萬焦耳的能量。你也許會猜測這個人可能患有痔瘡什麼的,不適合久坐,ㄟ?怪了,剛剛還搶著排隊要買坐票,生怕沒買到那個鑲了黃金的座位,總之跟這種人坐在一起,你也不得不懷疑自己身上是不是也長了蟲,到處都癢了起來,非得學他那樣扭動,否則不痛快,更可怕的是,在某一些蠕動的時刻,手阿、腳啊、膝蓋啊、衣服啊就碰你一下、動你一下的,你都已經縮到可以買半票的程度(因為椅子只坐了一半),但還是躲不過乳動人的騷擾。另一類跟你的身體會發生關係的,大概就是脊椎不好的人,他在睡著之後身體好像會受到地心引力很大的作用導致向你不對傾倒過來,很奇怪的事是,通常不會倒向另一邊,總是異常一致地向你這邊倒過來,不管你坐在左邊還是右邊。有些人會說:很浪漫啊,旅途中美麗的邂逅。屁!可見這種人有多天真,天真的可以列入世界記錄,難道你不知道這種脊椎有問題的人,通常都不是帥哥美女,本人遇過的案例幾乎沒有令人心頭小鹿碰碰跳的例子,通常都是讓你心頭一把怒火中燒不已的例子:有過全身油垢味的異人、有禿頭的老頭、有大包小包的阿桑、一看就沒什麼搞頭的疲倦的高中生(外加流口水),你當然繼續用可以達到買半票的標準使用你的座位,可是這些人脊椎有問題的同時,上天賦與了他們另一種特異功能,就是可以橫過手靠整個人掛到你這邊來,經過的人,不明就裡的還以為你帶的伴這麼那副德行,你說這樣虧不虧?遇到這類人的時候,常常恨不得座椅設有瞬間冷凍設備,一落座之後馬上將之冰凍定型。


4 則留言:

chenghsuan 提到...

我突然想起來,多少日子以前,我們三姐妹一同搭火車回台中時,有一個媽媽帶著二個小孩坐在走道上,玩一玩以後,小孩的襪子掉在前方座位的小姐頭上,我們憋回家以後才敢大笑,如果我是那位小姐,一定會火到不行。呵呵!!!

Gemita 提到...

如果那時襪子掉在我頭上,我保證,我非常確定,我應該已經在坐牢了,因為那個小孩會被我當場殺掉。

chinami 提到...

那三個人當中,有我嗎?
我怎麼沒印象,我只記得 有一顆籃球 一直滾來滾去....

唉~

chenghsuan 提到...

有你,你真糟糕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