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30日 星期四



南方澳。花生。捲。冰淇淋。

  

站在充滿有機秩序(註一)的十字路口,傻眼。

 

這方圓15公尺內絕對可見超過十攤「花生捲冰淇淋」,讓我自動產生「到南方澳沒吃花生捲冰淇淋就是犯罪的一種」的錯覺。原來置入性行銷就是這個!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非常誇張,到處都是花生捲冰淇淋,我記得小時候跟家人到東部旅行之後的記憶便是「南方澳是個生龍活虎的漁港,許多遠洋漁業都從這裡做為據點」,曾幾何時,南方澳竟幾乎全面被「花生、花生捲、花生捲冰、花,生捲冰淇淋、花生捲冰淇淋、冰淇淋」給佔領,各種組合的招牌隨處可見,看得我頭暈,因為職業病又犯了,這些字的種種組合在一般遊客看來可能指涉同一種東西,但gemita認為不精確的排法產生了至少六種不同產品,然後難以決定要吃哪一種。但不管如何,嚇傻在這個小小的、極度混雜的十字路口中間,十幾攤的花生捲冰淇淋攤子發出高分貝的招攬聲:「來吃!來吃吧!!快來吃吧!!!」相當恐怖。 

這讓我想起旅行往往像夢遊一樣,心智狀態並不真的完全正常,這些一再重複的視覺、聽覺、嗅覺元素會透過高度亢奮的神經逐漸催眠自己,使人逐漸相信有些東西非買不可,有些事情非作不可,最後完成夢遊者的變身動作,這種現象對我而言也隸屬「迪士尼夢遊症」的一種(註二),非常容易解釋為何30歲的gemita會在迪士尼入園之後不久手中便握著一個很大的小熊維尼大頭氣球、頭上還有米妮髮圈以及左手套著米奇的四指手套……。還好此行有醫生與營養師給的緊箍咒,才沒有被滿坑滿谷的花生捲冰淇淋給附身。 

其實用沒有被附身的清醒來看南方澳,會發現這是個極度有趣,非常台灣作風的活絡漁港,有一種不容易描述的生活美感,很有魅力。從它的空間剖面中可以在短短數十公尺之間看到山巒、民居住宅、商街、廟宇、計程車一字排開的陣仗、停靠中的漁船、海水起伏,然後一路延伸到太平洋去,完全呈現海與陸交界,各種活動的轉換與沈積。港邊散步道既是遊客的踱步區域,也是在地人曬魚干、置物聊天的地方;車道既是通道也是停車場,有時還扮演露天展示場、甚至是大小狗的競技場,極度詭異、混雜卻也非常生動。啊~~~我太早結束建築系學生的生涯,如果現在的我再當一次將要進行畢業設計的學生,這個詭異到不行的空間不知道會爆發出怎樣有趣的能量。 

這極度動態、複雜與瑣碎的都市狀態,不是習慣乾爽生活的西方世界所能理解。我們的寶島以它生猛的面貌扣住每一個人的在地生活,不管你住在那個城市,很容易就能來到這裡,很容易就能從便利中買到新鮮,這點從已經被催眠了的遊客、正在被催眠的遊客以及沒有被催眠的訪客眼神中清楚看到他們的滿足。 

不過那麼多花生捲冰淇淋真的讓我很困擾,因為是將人吸入催眠狀態的一道門,很容易就踩進去了,明明去漁港,回來之後記得的卻是一攤又一攤的花生捲冰淇淋,啊~~~太多花生捲冰淇淋了。

 

 

  

註一:就是「毫無秩序」的委婉說法。

註二:「迪士尼夢遊症」的症狀包括失去正常語言能力、無原因臉部肌肉成微笑狀、心智幼齡化、雙手頻繁揮動並口出「哇!哇!哇!」的類讚嘆聲、不尋常物件的購買慾提升...等。大概無法治癒,最近患者gemita又有發作的跡象,但話又說回來,偶爾還真需要藉著夢遊來擺脫現實生活的沈重壓力。親愛的,什麼時候再去迪士尼?

6 則留言:

chenghsuan 提到...

我也想去....
那裏好好玩!!

那個親愛地有包含我嗎??

Gemita 提到...

傻瓜,當然有啊~

常式 建築 設計 提到...

實際上應該是在指責我消失的童心
嗚~嗚~

小克 提到...

ㄟㄟ~

所謂的花生捲冰淇淋該不會就是我在九份吃的那種,花生貢糖粉末+冰淇淋+春捲皮的合成物吧?

其實還不錯吃呢~

慶榮 提到...

那ㄇ多間--其實都是同一間---他們的冰都是同一間的

慶榮 提到...

這ㄇ多間:都是同一家的冰
台灣人真有趣